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方面军航空兵 >

揭开我党历史上第一支航空队的神秘面纱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方面军航空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37年冬至1938年春,中共中央高瞻远瞩,借巢育鹰,利用与新疆督办盛世才的统战关系,从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中,选派43名红军干部,进入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飞行班和机械班学习。“这是一支特殊的学员队伍,它是存在于盛世才航空队中的‘红军航空队’,后来被习惯称为‘新疆航空队’。”(引自王定烈主编《当代中国空军》第10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10月第1版)

  这批红军骨干,大多数是营、团干部,还有师职干部。他们淡泊名利,勇于攻克难关,经过四年多的刻苦学习训练,系统地掌握了苏制乌-2型、埃尔-5型、伊-15型、伊-16型飞机的驾驶作战、维护技能,成为中国直接领导的第一支空地勤配套的航空队伍。

  盛世才公开投靠蒋介石后,这批航空队员被软禁、关押,备受摧残折磨。但他们信仰坚定、大义凛然,并在狱中坚持学习革命理论和航空知识。后经党中央多方营救,这批航空队员历尽艰险,有31人于1946年7月回到延安。未回延安者12人,其中在校期间停学调离者3人;因事故牺牲者2人;病故者2人;在软禁期间逃离者2人;在监狱期间单独释放者3人。

  集体回到延安的15名飞行员和16名机械员,经决定组成“八路军总部航空队”。继而辗转数月奔赴东北,于1947年2月到达老航校,担任了多种重要职务,增强了老航校的领导和教学力量。

  在人民空军成立前后,这批航空队员中,有3人担任了军委航空局的处长;有1人担任了首个军区航空处的处长;有2人参加了开国大典空中受阅驾机飞过了;有4人在首批六所航校中担任了校长;有3人在首支航空兵部队“第四混成旅”中担任首任团长(共有四个团);有1人担任了第一个航空兵师的师长,并率部五次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功勋卓著;有17人先后走上军以上领导岗位;有8人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我党精心培养的这支航空队伍,确实发挥了“红色空军种子”的关键作用,为人民空军的发展壮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回眸人民空军成长的辉煌之路,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代代空军官兵一直在党的坚强领导下,薪火相传,接力前进。人民空军在艰难岁月中砥砺而生,在残酷的战争中浴血而立,在国土防空中亮剑成长,在转型建设中勇立潮头,在“能打仗、打胜仗”的过程中升华而成的献身使命、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正是传承了包括“新疆红军航空队”优良传统在内的“红色基因”。

  “新疆红军航空队”为我们留下了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并为我们留下了“中共第一支航空队”的历史轨迹和真实记录。

  我党对组建“新疆红军航空队”高度重视,亲自做了大量的组织工作和教育工作。

  1937年5月,中共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从新疆星星峡把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左支队余部援接到了迪化(今乌鲁木齐)后,组织他们投入了文化知识和特种兵技术的学习。

  左支队是西路军唯一保存下来未被打散的部队。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陈云同志请示党中央批准,在组织整顿中取消了“红西路军左支队”的番号,将其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总支队”,下辖四个建制大队,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总支队,对外一律以“新兵营”的名称出现。

  “新兵营”实际成了我军最早的一所训练特种兵技术干部的学校。当时在延安和各抗日根据地,无法解决现代化武器装备问题。由陈云同志提议,党中央决定利用与盛世才的统战关系,使新疆成为党培养和训练特种兵军事技术干部的基地。“新兵营”就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7年秋,陈云同志深邃的目光投向了蔚蓝色的天空。他筹谋大计,决心设法打开“立体化”这扇大门。他在西路军总支队部召开的干部会上明确提出:“我们党想建立一支航空队伍,没有飞机,可以先把干部培养起来,今后有了飞机,使用起来就有人有技术。”他还说:“我想,我们可以利用新疆的环境条件,借用盛世才的航空队,为我们党培养一支既会驾驶飞机,又会维护飞机的航空队伍。”

  当时,新疆督办盛世才,在获得苏联大量援助和人的多方帮助后,巩固了他在新疆的政权,实行进步的“反帝、亲苏、民平(民族平等)、清廉、和平、建设”六大政策,与中国建立了统一阵线,因此,陈云同志“借鸡孵卵”的计划,是十分可行的重要举措。

  1937年10月22日,陈云、滕代远,向党中央发出电报请示:“西路军余部430人,抵迪已有五月余,仅以本身力量进行中文、算术、常识、军事、政治的训练,进步虽有,而新武器没有学习,多次要求赴苏学习,未得到国际批准。”“现要求护送皮衣回陕北上前线抗日,否则,即准备全部分到迪化学习飞机、铁甲、汽车、炮兵和骑兵。”

  10月25日,、张闻天回电:“同意将四方面军人员分配到迪化各学校去学习新技术。”

  陈云同志随即在“新兵营”开展选拔工作,初选了30名年龄在18-25岁、身体健康的青年干部,准备学习航空技术。

  1937年11月29日,陈云同志回到延安后,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了派人到新疆督办公署航空队学习的意见,很快得到了批准,毛主席赞扬说:“陈云同志为我党办了件大好事啊!我看这件事由你具体负责,人员么,可以分别从迪化新兵营、延安抗大和摩托学校物色么!”

  就这样,陈云同志在延安亲自参加考核;中共中央驻新疆第二任代表邓发,在迪化找初选人员逐一谈话;最后,共在两地的红军干部中挑选了44名航空学员。

  1938年1月6日,陈云同志特地把即将前往迪化的19名航空学员叫到他住的窑洞里,亲切的嘱咐他们说:“你们将是第一批红色飞行师,是红色空军第一批骨干,不要怕文化低,不要怕人家看不起,要有坚强的毅力,刻苦学习,一定要把技术学到手,要搞好团结,遵守纪律,保持党的荣誉。”(林虎主编《空军史》11页,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11月第1版)

  1938年2月7日,新兵营选出的学员进入新疆督署航空队前夕,中央代表邓发讲话送行。他说:“中国的第一支航空队,今天就算正式成立了。”并提出,要学好技术,要遵守纪律,不要对外公开等具体要求,邓发同志明确了组织关系:“航空队由中央驻新疆代表直接领导。”(见载于多种专著史料)

  2月20日,延安来的学员到达迪化“新兵营”。除了一人身体不合格外,18名学员与迪化的25名学员,混合编班。其中25人学习飞行技术,18人学习机械维护技术。这43名学员来自红军的各个部队,其中,原红一方面军的有16人,原红二方面军的有两人,原红四方面军的有24人,原红25军的有1人,这43名红军干部,都是经过长征保留下来的革命骨干。

  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部署要求下,在陈云同志的精心组织下,选拔各方面军的代表,组成我党的第一支航空队,体现了全军奋斗,共创红色飞行师的精神。当时,在新疆工作的同志,把这支队伍称为“红军航空队”。

  参加飞行班学习的25名红军干部是:吕黎平(班长)、方华、方槐、方子翼、刘忠惠、安志敏、杨一德、李奎、张毅、陈熙、胡子昆、赵群、袁彬、夏伯勋、黎明、汪德祥、谢奇光、邓明、龚廷寿、余天照、杨光瑶、王聚奎、彭浩、黄明煌、王东汉。

  参加机械班的18名红军干部是:严振刚(班长)、丁园、云甫、王云清、朱火华、刘子立、刘子宁、吴峰、陈旭、陈御风、金生、周立范、周绍光、黄思深、曹麟辉、彭仁发、吴茂林、余志强。

  中央代表邓发把43名学员分在飞行班和机械班后,还宣布:两个班建立一个党支部,由吕黎平担任支部书记。从此,这支特殊的学员队伍,即存在于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中的“红军航空队”,作为一个战斗集体,进行了四年多的刻苦学习训练。在被盛世才逐出新疆督署航空队后,又自成体系的作为一个战斗集体,进行了四年的狱中斗争和学习,直至被党中央多方营救返回延安。

本文链接:http://nomad-bali.com/fangmianjunhangkongbing/12.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二战时方面军与集团军群谁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