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 防空作战区 >

未来士兵应该具备的素质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防空作战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知识士兵”将大量走进士兵队伍。在未来的战争中,由于实现了“人—机 ”一体化,每个士兵将不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复杂战场系统的一个子系统。这种将知识和技能综合集成于一体的士兵系统将使未来战争以崭新的面貌出现。近年来,世界各国的大学生士兵正在不断走进士兵队伍,已经使士兵队伍的知识结构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为此,一些发达国家已相继推出“士兵现代化计划”,大力开发未来士兵综合作战系统,其目的就是为造就未来的“知识士兵”作准备。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战争中,“知识士兵”是军队力量组成中的重要成分,对战争胜负将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当今社会的经济形态正由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变,技术形态正在由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变。人类社会的经济形态和技术形态的转变必然会促使军事形态发生改变,加速知识军事的到来。可以说,知识经济和知识军事是经济领域和军事领域在信息社会表现出的一对孪生兄弟。知识经济是以知识为资源,脑力劳动为生产形式的经济形态。知识军事是以知识为资源、以智能化的信息对抗为主要作战形式的军事形态。

  未来武器装备系统的先进科技知识含量将越来越高。知识在军事上的作用并非始于今日,但知识在军事中所占的比重以及所发挥的作用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大。军事领域作为高新技术的先入领域,广泛地吸纳着当今高新科技成果,使信息在战争中的作用日益突出。高技术武器装备作为人类科学技术知识的高度集成品,其开发和运用都凝聚着各种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的最新研究成果,对军事活动产生着重大影响。比如,传感技术的发展使战术导弹具备了超视距制导能力,使飞机、舰艇、坦克、火炮等作战单元的性能指标成倍地提高。这些高技术含量非常密集的武器装备是知识化了(信息化就是知识化的一种)的军事斗争工具。军事知识化是高新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

  军官整体素质将进一步提高。培育高素质的军官无疑是打赢未来高技术战争的先决条件,因为人是知识的生命载体,是一切知识最终转化为物质成果的根本依托。不同的时代对军人素质的要求也不一样。冷兵器时代要求军人身强体壮、弓马娴熟,与之对应的就是体能型军队。机械化时代要求军人能熟练操作和使用各种兵器,与之对应的是技能型军队。在信息化时代,与之对应的就是智能型军队。因此,注重军队“知识化”建设将成为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现在,世界各国都把培养高级军事人才、提高军官的科学文化素质作为建军的重点,使军事力量构成中的知识、技能型军官的数量明显增多。

  “知识士兵”将大量走进士兵队伍。在未来的战争中,由于实现了“人—机 ”一体化,每个士兵将不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复杂战场系统的一个子系统。这种将知识和技能综合集成于一体的士兵系统将使未来战争以崭新的面貌出现。近年来,世界各国的大学生士兵正在不断走进士兵队伍,已经使士兵队伍的知识结构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为此,一些发达国家已相继推出“士兵现代化计划”,大力开发未来士兵综合作战系统,其目的就是为造就未来的“知识士兵”作准备。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战争中,“知识士兵”是军队力量组成中的重要成分,对战争胜负将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未来军事对抗表现为以知识为主要内容的“信息对抗”。“信息对抗”是信息化战争所表现出的新的对抗形式和特点。它是与传统战争中的“体能对抗”、 “物能对抗”相对而言的。在传统战争中,战场对抗是以作战双方的体能、技能(含武器性能)的优势来决定胜负。而在现代战争中,无论是单兵对抗、小规模对抗还是集团大规模对抗,不再是作战力量单元之间的较量,而是以网络为纽带、以整体对抗为表现形式的系统与系统之间的对抗。信息争夺已成为系统对抗的核心要素。在信息网络系统的对抗中,军人并不像过去那样完全依赖作战平台。每个军人面对的是己方和敌方两大网络化的信息平台,“信息成为整个军队的心脏”。一切作战资源都必须依赖信息才能发挥作用。在两军交战的过程中,谁获取信息最快、占有信息最多、处理信息能力最强、利用信息能力最好,谁就可以夺取制空权和制海权,进而谁就能够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因此,争夺制信息权的斗争将渗透于未来战争的各个领域,并将贯穿于整个作战的全过程,直接影响战争的成败。需要说明的是,“信息对抗”并不排斥电子对抗、火力对抗和机动对抗等传统对抗形式,而是寓于各种具体对抗形式之中,并成为其他各种对抗的“ 灵魂”。

  作为军事斗争的主体,在军事变革的演变过程中,军队明显地表现为由机械化军队转变为信息化军队。

  这里首先表现为武器装备的信息化程度更高。21世纪军队的武器装备系统将是高度信息化的系统。这种高度信息化的武器装备系统具有综合一体化、智能化和高效能的特点。所谓综合一体化,主要是指各种主战武器与C4ISR系统紧密结合起来,使作战人员、作战平台和打击火器等都纳入统一的网络系统。所谓智能化,是指高度信息化的武器装备,使越来越多的武器系统能自动侦测和识别目标,掌握最佳攻击时机,准确打击目标,表现出较高的智能化水平。所谓高效能,是指综合作战效能高。以精确制导武器、新型军用卫星、指挥自动化系统、电子战装备和反导弹系统等为代表的高技术武器杀伤力成倍增加,打击精度空前提高,综合作战能力大大增强。这种信息化的武器装备系统将使得未来战场高度透明。

  军事力量的指挥控制网络化。军队的指挥控制系统将利用先进的数字通信、计算机和网络等高新技术,不断向外层空间扩展,向战斗单元、火力单元延伸,把各级指挥部门和战场的各种武器系统、各参战部队乃至单兵都有机地编织在统一的网络之内,形成覆盖全维的作战空间,使军队信息系统的抗毁性和稳定性显著增强,信息传输速率加快、资源共享程度提高、指挥层次减少,使诸军兵种作战力量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一体化联合作战。

  军事训练模拟化。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可实现模拟部队、模拟战场、模拟攻击、模拟作战、模拟指挥控制等模拟化的军事训练活动。随着虚拟现实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各种军事训练活动已开始从实物转为虚拟化,不必亲身到现场就可以完成各种军事训练活动。这种在作战实验室中就能完成的军事训练活动使部队不必动用实兵就可达到军事训练、研讨战法和验证作战理论的目的。在海湾战争中,尽管美军缺乏沙漠地区的作战经验,但是却打败了伊拉克军队。这主要是由于美军在参战前凭借计算机模拟技术演习了在相同战场环境下的各种作战。

  军队行动智能化。以智能武器和指挥自动化为主的高技术武器装备使传统的作战方法发生深刻的变革,迫使军队彻底实现由体能、技能型向智能转变,人类战争因而也从“力量”的搏击进入“智战”时代。武器装备的信息化使越来越多的武器系统能自动侦测和识别目标,并可在最佳时机准确攻击目标。21世纪将会有大量遥控和“自控”的机器人涌入战场。它们有可能会取代现在的有人驾驶坦克,成为未来战场的核心武器。此外,由传感器、信息处理器和制导装置组成的具有一定智能化的灵巧弹药不需人工控制就可以有选择地攻击目标。这种高度智能化的军队将具有全维感知、全球打击、精确作战和全方位防护的能力。

  作战保障精确化。随着军队武器装备系统向信息化、智能化和一体化方向发展,要求作战保障要实现精确化。比如,现已出现的“集中保障”、“精确保障 ”以及“聚焦后勤”等保障理论都要求能够及时跟踪并转移包括在运物资在内的各种资产,以便作出快速反应,为军事行动提供适时、适地的精确物质保障,特别强调将信息、保障及运输技术融为一体,实现精干高效的精确化作战保障。 (李大光)

  当前,最热衷这场军事变革的国家主要是那些军事强国,尤其是美国等西方军事大国。然而,首先洞察军事变革的并不是美国人,而是前苏联的将军们。

  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当时以苏军总参谋长奥加尔科夫为代表的一批军事家就预言: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必将引发一场新的革命。他们将这种时代性的革命称为“军事技术革命”,并认为这种“军事技术革命”正在使发展着的新技术武器装备发生深刻变化,并将从根本上打破陈旧的军事理论,极可能出现比核武器更有效的杀伤性兵器,从而影响到军事领域的各个方面。20世纪90年代初,海湾战争正式拉开了这场世界性军事革命的序幕。在这场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军事效益,使战争向着以信息处理能力为基础,以隐形、远程精确打击为重要手段的新形态转变。到了1993年,当时任美国国防部基本评估办公室主任的马歇尔认为,技术革命不足以反映这场军事革命的全部内涵,提出用“新军事革命”取代“军事技术革命”。1998年,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在该年度国防报告中专门就新军事革命定义作了说明。他认为,当今这场世界性军事革命是采用新技术的军事系统同创新的作战理论与变革的军队组织体制相结合,从根本上改变军事行动特点和进行战争的方式,简单地说,就是 “三新两变”。

  任何事物的产生和发展都有一定的社会历史背景。当今这场军事革命的产生和发展是人类社会由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转变的必然产物,是国际政治斗争需要与科学技术进步共同推动的必然结果,是世界军事领域矛盾运动规律的必然反映,有着特定的时代背景和内在的历史动因。

  社会是孕育军事革命的母体。军事活动作为人类社会活动的一个重要领域,其变革总是随着社会变革的深度不同而不同。20世纪50年代以来,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信息的产生、交换、传递、控制和利用等等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当前这场军事变革已深深地打上了信息时代的烙印。比如,信息作为一种战略资源,就成为战斗力构成要素中的一个新的重要成分;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成果物化到武器装备中去,就形成了高技术武器装备,对于提高军事实力、夺取战争胜利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信息时代新的生活观念和生产方式影响到军事理论,使得战争形态、作战理论、作战方法和作战样式等都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如在工业社会中,机械化导致成批生产,而在信息社会中,信息化使许多经济部门的成批生产结束,生产是以“精确”生产模式为其基本生产模式。这种思想导致当今的精确作战理论的产生,并最终导致由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的转变。同样信息时代的高效集约型劳动力结构也相应地影响到军队的组织结构和体制编制。建立一支信息化、智能化的高度合成型军队已成为信息时代各国军队建设普遍追求的目标。可以说,实现军事系统的高度信息化,是这场军事变革的核心内容。

本文链接:http://nomad-bali.com/fangkongzuozhanqu/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