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防空作战区 >

援老抗美老兵:副连长带队上山伐木 炮弹爆炸致3人当场死亡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防空作战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核心提示:今年60岁的陈亚军是天津旅游局的一名退休职工,和大多数传统的中国老人一样,陈亚军每天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照看第三代,即使是偶尔外出也不会超过3天,但是今天陈亚军决定出一趟远门去一个让他魂牵梦绕了四十年的地方,老挝。

  解说:孟塞是老挝北部地区乌多姆塞省的省会,在中国援建老挝的7条公路中,有四条公路都以孟塞为起点或终点,其中1978年建成的新东线是援建中最后一条,也是最长的一条公路。

  陈亚军:这个地方呢就是新东线的起点,当年我们从这一直往上走30多公里,是我们团一期工程我们在这的时候,这个地方很荒凉,基本上碰不见当地的人,现在这个地方你看这个入口这个地方,已经比较繁华,好像是一个小村镇一样,房屋建筑也很新,建得也挺漂亮,不像当年那么穷,荒芜人烟的那个景象没有了,现在尤其这个入口,我都认不出来了,变化很大,我们修好了以后交工的时候是砂石路,不是像现在这个柏油路,经过了这么多年,四十多年了,他们铺上柏油啊,或者怎么修复,现在的路面相当好。这是当时比较先进的,一台推土机,日本的D80,这种推图机当时相当少,我们团只给了两台,大部分还是(靠)人力,这是当年各施工连队劈坡的情况,就是基本上全靠人力,是铁锨锄头。

  解说:离开新东线零公里处,陈亚军沿着新东线一路往前,他的目的地是琅勃拉邦省的蒙温县,当年因为新东线需要穿过南乌江,中国军人便建造了全长256米的第一座南乌江大桥。

  解说:这张摄于1978年的照片,是南乌江大桥的建造者们在大桥竣工后的合影留念,当时2营营长朱申林也在其中,工程兵143团是修建南乌江大桥的第一梯队,1975年10月朱申林率领2营全体官兵进入老挝。

  朱申林(援老抗美老兵):离开国境线以后,就感觉到没有爹没有娘了,第一讲话不懂,第二环境陌生的,遇到问题谁给你解决?那就是完全成了一个没娘的孩子一样,感觉特别难受。当时我们没出过国,不知道出国什么味道,这个味道就这么个味道。

  解说:到达南乌江后,朱申林带领大家建工棚、拉线布电,同时,把附近的一个山坡夷为平地,以存放设备,准备工作安排停当,2营官兵便开始修建大桥。在国内,143团是挖地道的工程兵,并没有建造桥梁的经验,此时,他们要在国外建造一座技术含量远比挖地道更高的,长达256米的南乌江大桥,其难度可想而知。而老挝特有的旱季和雨季,更给这些毫无造桥经验的军人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朱申林:冬季它是不下雨,水比较低,夏季他们叫雨季,一下雨就是半年,一到下雨,这个江水(高出)两三米,高差要差两三米,你下面没办法弄。那么施工主要是靠旱季,就是不下雨的那个时候,就是时间很短,水下好作业,只有半年。

  解说:除了工期紧张,建造桥墩而必须进行的围堰,对143团的官兵来说,也是一个难题。今天,桥梁施工人员通常会采用钢护筒进行围堰,这样既方便又安全,然而,在技术水平相对落后的上世纪70年代,143团的官兵们只能尝试各种图办法,他们先用木头围堰,但很快意外就发生了。

  朱申林:王木根是副连长,带了一个排去的,在山上伐木头,一发炮弹爆炸了,一下三个人在里面,我饭都没吃,告诉我,我们就过去了。过去以后呢,我们一个战士的脚还在树上面呢,还挂在树上面呢,三个人全部炸死了。回来以后呢,我就感觉到这个办法不可取,一个不可取呢,围不住,它要漏水,这是一个,第二个不可取呢,那么远去伐这个木头,荒山野地,谁知道哪里有炸弹?搞不清。他美国人下的炸弹,有的爆炸,有的没爆炸,到处都是,你怎么弄,结果下决心就改变这个施工方法,叫打围堰。就是把土用汽车运下去,全部围起来,把江堵死它,堵死一个桥墩,弄好了以后,把这边开通,把那边再围起来。

  解说:成功围堰后,桥梁的施工得以顺利进行,在长达半年的雨季里,战士们采石备料,为旱季的开工做准备,在旱季则实行三班倒,工地24小时不停工,除了高强度的体能消耗,士兵们还必须忍耐恶劣的自然环境。在2营5连指导员李胜德的日记中,他写道,“这里的气候与我们江苏鱼米之乡简直是天壤之别,昼夜温差高达三四十度,中午太阳出来,手模钢钎就要起泡,晚上睡觉要盖棉被,毒虫和蚂蝗随处可见。”

  朱申林:我每年都来的,清明的时候我每年都来,每年都来看看他,我们感情很深。你走了也几十年了,我们南乌江我们都去过了,那个桥还是很好,可惜,你没有机会再去看看,最后我们搞得不错的,不错的。

  解说:朱申林的老战友高峰,在南乌江大桥开工后不久,就因病去世,除了高峰,建造南乌江大桥的143团,还有7位军人永远地留在了老挝。2011年,朱申林和占有重逢老挝,当他们看到经历40年风雨的南乌江大桥,心中无限概括。

  朱申林:那么长时间,连一个碎片都没有,能够保存那么完好,就是颜色有点变化,其他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感觉到很感叹,虽然我也讲,我们祝福大桥能够永久地存在下去,祝福老挝人民幸福。我是晚上(在桥上)来回走了三次,晚上睡不着觉,是那样的美好,那么样的安静,月光下相当美。当年灯火辉煌,挑灯夜战,战士干部都很辛苦,我们现在的干部战士感到骄傲的,感到念念不忘的,感到这一生里比较值得骄傲的事情,就是这个大桥。其他的,我们打的坑道在里面,我们永远也进不去了,(坑道现在)什么样我们也不知道,起码人家现在这个(从)没有人烟的一个地方,现在成了一个县城了,(南乌江大桥)两边看看,什么网吧啊,什么旅游公司啊都有,确实是桥呢也没有白建。

  解说:南乌江是湄公河最大的支流,依南乌江而建的弄郊村,曾经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在南乌江大桥建成之后,当地政府便把蒙温县整个县城的重心迁移到了这里。40年过去,弄郊村发展成了一个热闹的旅游点,在路边一家餐馆里,我们遇到了67岁的餐馆老板坎牌,当听说我们来自中国时,坎牌兴奋地向我们回忆起当年南乌江大桥建设时的情景。

  坎牌(弄郊村村民):当时修建这座桥的时候,当地的人民特别欢欣鼓舞,特别激动,因为这条路,这座桥是当时蒙温县横跨南乌江的第一座大桥,是连通13号公路的唯一一条通道,可抵达桑怒,川圹等省市。大家都知道这条路的重要性,所以不知疲惫的帮助支持,我本人也帮助他们搬运石料。他们刚开始施工的时候,周边并没有石料,必须用最简单的那个有着柴油机的小船,帮助他们从南乌江下游或是上游运送石料。大桥竣工的时候,我也去了,他们播放了露天电影,那会儿没有CD,就只有那种类似与白色帆布那样的露天电影。

  解说:在弄郊村,外国游客大多匆匆穿梭于南乌江大桥,摄制组不禁好奇,那些慕名的游客对南乌江大桥又了解多少呢?在可以欣赏江边风景的客栈里,我们和来自芬兰的金发女孩安娜,来自加拿大的华裔女孩沙曼莎,以及来自挪威的诺文,聊起了他们身后的这座桥。

  记者:这座桥建造于上世纪70年代,它是中国军人建造的,这张照片是大家庆祝大桥建成合影留念。

  解说:与陈亚军同行的阳光道桥公司的项目经理陈春弟,在老挝已经工作了6年,陈春弟曾几次经过南乌江大桥,却从没有可以停下过,今天,当他和陈亚军一起大量这座四十年前,由一群毫无造桥经验的中国军人所建造的大桥时,这个有着十多年桥梁建造经验的后辈,颇多感概。

  陈春弟:四十多年前采用预应力(技术)来施工,在中国还是很少的,都推广到老挝来了,而且做的非常好,你看它这个是整体连在一起的,这个是非常难做的,像这个模版是特别难做的,水磨石的这个栏杆是非常漂亮的,包括现在我们施工都很难达得到这个程度,包括它这些栏杆这些式样,非常做的好的,还有这些人行道,这些是做的非常到位的。

  陈春弟:对对,包括它这些高层控制,你看这些栏杆控制都是非常标准的,这个桥面上,然后中间它这个路拱,两边这个横坡,还有这个人行道,这个排水孔,基本就是没有积水的地方,它这个路拱是做出来,然后很规则的,对。如果是做不到的地方,它这个边缘会积水了嘛,它这个你看桥面上基本看不到水,所以它这个做的非常精细的。可以说现在的工艺能达到这个还是非常困难的。

  陈春弟:可以算精品工程了。这两边应该大大地立个牌,中国的国旗弄一个,然后老挝的国旗弄一个,像日本人他也援助的桥,他都这么做,对对对。

  解说:走访完南乌江大桥,陈亚军在老挝的行程接近尾声,这几天在老挝,陈亚军计划去的地方都一一走到,多年的心愿得以实现,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当年援老抗美牺牲的中国军人,大多埋葬在烈士陵园,唯一一位年轻的女兵被草草掩埋在野战医院对面的山坡上。40年前,在运输物资的路上,20岁的陈亚军曾特意在野战医院停下,拔些野花,放到那个女兵的坟头,40年过去,陈亚军不知道当年那个不大的坟包,是否依旧孤零零的矗立在野战医院对面的山坡上。照片中的这个姑娘名叫寇小娜,1971年寇小娜作为一名普通女兵,随143野战医院来到老挝,不久她就荣立了三等功,然而,某个夜晚,因为违反纪律,和住院的男兵谈恋爱,当教导员训斥那位男兵时,寇小娜盗走一支冲锋枪离开医院驻地,20天后,在距离医院不到4公里的草丛中,寇小娜的尸骨被发现,现场冲锋枪的位置则表明寇小娜死于自杀。尽管上级领导非常清楚寇小娜出走的原因,以及她死于自杀的事实,但他们还是以擅自持枪外出超过24小时为依据,把寇小娜定为“叛徒”。戴着“叛徒”的帽子,寇小娜的遗骨不能进入烈士陵园,而她的父亲一个老革命,也拒绝接回“叛徒”女儿的遗骨,于是,寇小娜被草草塟在了野战医院对面的山坡上。2015年12月5日,即将离开老挝之前,陈亚军来到南塔河畔,根据143野战医院老兵们的指点,这里就是当年野战医院的位置。

  陈亚军:这个野战医院当初都是竹板房嘛,四面是房子,中间是一个大空场,当初的印象是应该医院的对面,一个小山坡上是那个坟,但是现在我看这个意思。好像不是那么太像当初我看的那个场景,好像这不像是这个地方,找找看吧。

  解说:为了了解寇小娜事件的前后经过,摄制组曾联络距离这一事件最近的143野战医院的老兵,但是,没有人愿意面对镜头谈论此事,寇小娜的生前好友燕子犹豫再三,也拒绝了我们的采访。时隔四十多年,这段陈年往事似乎依旧和当下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寇小娜事件发生于1973年年底,当时,所有援老抗美的老兵们都知道这一事件,陈亚军并不认识在医院工作的寇小娜,但对于这件事,他和战友们都有着自己的看法。

  陈亚军:这女兵挺寃的,能拖着枪出去自杀,这就说明当时她的那种心理压力有多大是吧,大伙就认为这个领导做事不着边,这政治思想做的有点儿不着边。离着公路不高,有一两米、两三米那么一个坡,然后上去以后,走个三四米有一个坟包,边儿上并没有太大的树木,就是好像是一种小灌木从,很矮,然后中间堆了那么一个不高的一个土坟,也没牌子,什么也没有,挺荒凉的。坟上长了一些草,对吧,我顺手就拔了拔草,然后边上的那种小野花什么的,简单采了一束,然后放在她那个坟头上。都是战友嘛,虽然不在一个部队,都是战友,表达一下祭奠之情。

  解说:在南塔河畔,陈亚军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环境,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于是,他决定再到更远的地方看看,但是走了一圈,陈亚军也没有任何发现。

  陈亚军:这个寇小娜四十多年前呢,我曾经在你的坟边儿上祭奠过你,今年呢,我们特意从祖国买来了花,想找找你的坟,再祭奠你一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确实是找不到你,我们就选这个四通八达的地方,这个空阔的地方,别管你在哪儿,你都能收到战友们对你的怀念,就放这儿吧。

本文链接:http://nomad-bali.com/fangkongzuozhanqu/159.html